全部 LES资讯 LES电影 网站公告

48岁那年 我找到了女朋友

发布时间:2020/12/17   阅读次数:198

这里荒芜寸草不生

后来你来这里走一遭

奇迹般的万物生长

这里是我的心


很喜欢这首小诗,这大概就是喜欢上一个人最形象的描述了吧?只是希望你们不要把它倒着读就好了。


本篇的女主48岁有了女朋友,不知道你有没有兴趣想读读她的爱情?


01

“我以为的美好只是这残破生活里微甜的一部分”


老家的十一月还是阴雨绵绵,湿冷得异常。付姿独自坐在木质的沙发上,用指腹一下又一下地摩挲沙发上凹凸的纹路。这个陪伴了她四十九年的家,马上就要离她而去了。就像她的父亲一样。


“叮咚,叮咚,叮咚。”

付姿看了一眼墙壁上的石英钟,打开了门。她早到了两分钟。

“您好,我是万家房产的销售孙琳。请问是付小姐吗?”


一个站得笔挺的西装女士出现在了付姿的眼前,略微凌乱的发丝间挂着几颗细小的雨珠。


“是的,快请进!”付姿一边侧身邀孙琳进屋,一边接过她手中还在滴水的雨伞,把它撑在了阳台上,“这么糟糕的天气还麻烦您走一趟真是辛苦了!需要毛巾吗?”


“不必麻烦了。”孙琳胡乱抓了抓头发,不好意思地解释道。


“这样的天气早就习惯了。今天风大……偏偏头绳断了,以这样的形象出现在客户面前有点失礼,希望您能谅解,不过我的业务能力您是可以放心的。”


付姿自是不在意,忙安慰道:“那是当然,那个,不介意的话,您可以用我的。请稍等!”


不待孙琳回复,付姿便径直走进了儿时的房间,从抽屉里拿出了一根黑色的头绳上面粘着火红的枫叶。那是父亲送给她的小礼物,不过,付姿早已不记得缘由了。


“给。”付姿将头绳和在阳台上拿的毛巾一并递给孙琳

“擦擦吧,这样的天容易感冒。”

“谢谢。”孙琳感激地将东西一并接过,略微害羞地转过半个身子,擦拭起头发来。


付姿站在一旁凝望着这个脸红到耳根的皮肤白皙的女子,露出了这半个月来第一次微笑。


两个星期后,孙琳以高出付姿预期的售价将那间老房子卖了出去,不仅替付姿解决了房子的问题,还帮助付姿小赚了一笔。


满心谢意的付姿坚持要在附近的小馆里请孙琳吃饭,以答谢孙琳。而孙琳虽一贯不愿同客户有工作之外的交集,但也因为先前付姿在老屋中的体贴的举止而欣然赴约了。


“总之,我的房子还多亏了你才能这么顺利地卖了出去。”

“这本就是我的本职。”孙琳笑她客气,两弯笑眼为她褪去了不少岁月的痕迹。


“看你工作挺辛苦的,你丈夫应该很不忍心吧!”付姿没头没脑地来了一句,倒把自己吓了一跳。


“咳,我早离了。我这个年纪算是把男人看透了……。”孙琳并没有介意付姿的话,反而异常认真地答道,“我现在就想好好照顾我儿子,辛苦什么的,习惯就好了。”


“你儿子多大了?”

“过完生日就15了。”孙琳叹了口气,像是感叹时光的匆忙,

“你呢?”

“我?四十八的大龄剩女,在上海飘着。”付姿喝了口手中的热茶,悠悠地说。


孙琳望着付姿略微哀愁的侧颜,心底泛起了一丝心疼。

两人在小馆里聊了很久,从工作谈到家庭,从人生规划聊到生活琐事,街边路灯通明,这才道了别,各自归家。



02

“既然遇见了,那就不妨再熟悉一些吧。”



那晚,付姿想了很多,她想第一次见孙琳的那个雨天,想孙琳的笑眼,想孙琳发丝上的水珠,想孙琳离别时的背影。付姿想了很久,打开了手机。


“睡了吗?”

“还没。”孙琳的私人微信头像是个满地落叶的秋景。

“和你分开后,我想了很久。”付姿删了又打,打了又删,最后还是把那句话发了出来。


如果可以,我多希望能一直待在你身边,我来照顾你?”

孙琳没有再回复。


三天后,付姿给孙琳发了要回上海的短信。

火车上,付姿收到孙琳的回信,付姿看了很久,直到手机关机。


“谢谢你的爱,它对我来说太过沉重。我很珍惜我们之间友谊,希望你能理解。”



这是那段话的最后一句。


回到上海后,两人恢复了日常生活,而付姿把那段话的截图做成了两人的聊天背景,以此来警醒自己不要触犯到那条敏感的线。



03

“很幸运能认识你 也为能陪伴你很久而感到骄傲”


七夕前夜,付姿坐上了回乡的火车。不过,她没有告诉孙琳,因为,她已经在心里写下了她的七夕计划,更是她的人生计划。


当付姿站下花坛前望着孙琳弯腰向车内的男士告别时,她感觉自己被冬风吹散了。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出现在这里,她想,一个中年妇女在七夕这一天独自站在寒风里不知所措地样子一定很滑稽。她想,原来数月来的交流从来都是自己一厢情愿。她想,不论是友情还是爱情,或许在这段感情里,从来都只有自己在认真。


可当孙琳转身进门的那一瞬间,付姿感觉自己的心又在跳动了。那枚枫叶,孙琳一直带着初遇时自己送她的那条枫叶发带。


半分钟,双腿早已冻僵的付姿不顾一切地走上前去,第一次按响了孙琳家的门铃。


“阿姨,您找谁?”开门的是一个洋溢着青春气息的少年,眉眼间的稚气下是孙琳的笑眼。


“我是你妈妈的朋友,你是孙琳的儿子吧?”望着这个酷似孙琳的少年,付姿的声音有些颤抖。


“阿姿?”孙琳闻声赶来,面颊不知是因为刚到家产生的温差还是付姿的到来而泛着桃红,“小杰,你先回屋做作业吧。”


直到小杰的房门关上,孙琳才把头转向门外的付姿,犹豫了片刻,把自己和付姿一同关在了大门外。


“不请我进去坐坐?”付姿玩笑着说道,却还是掩饰不住话语里的不快。

“小杰在,我怕……。”孙琳没敢正眼看她,侧着身子低声回答道。

“我没关系。”付姿伸手揉搓着孙琳的臂膀,柔声道,“你这样,着凉了怎么办。”


孙琳睁大眼睛,讶异地望着她,肩膀不经意地偏离了半步,想要避开付姿的手。

付姿尴尬地笑了笑,收回了手,解释道:“我早来了,看见你和朋友在聊天就没好打扰。”


“我没告诉你,我最近在相亲。”孙琳扯了扯毛衣边,轻轻吸了口气。

“相亲!”付姿低声叫喊着,不管不顾地抓住了孙琳的双臂。

“为什么?为什么要相亲?你不是对男人都看透了吗?”


“你先放开,阿姿,。”孙琳挣扎着甩开了付姿的手

“那我们之前算什么?”付姿冷笑着,目光直直地打在孙琳的脸上,照得孙琳火辣辣地疼。

“你觉得它还算什么?”半晌,孙琳丢下了这样一句话便把付姿一人留在了门外。


七夕那晚,付姿一个人在浴室里泡了很久,水温一直在降,她的情绪也在一点点地归为平静。

“琳。”七夕的最后两分钟,付姿拨通了孙琳的电话,“对不起,白天的事,是我冲动了。”


“……。”躺在黑暗里,付姿能听见电话那头孙琳沉重的呼吸声。

“阿姿,我是爱你的。”



那夜,她们谈了很久,两个孤独的灵魂缩被窝里靠着对方的声音取暖。她们倾诉,她们流泪,她们约定



- End -

(图片来源网络)

相关资讯

微信

扫描二维码访问微信服务

手机端

扫描二维码访问手机端